特等机枪射手约翰和刘坡尔德瞄准镜的小故事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16-11-10 13:34:45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故事发生在几十年后的美国:
是一个科学幻想故事。
        约翰是一个美国小伙,妥妥的富二代。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,被父亲送到部队去锻炼了两年。
        约翰服役的部队是当年在欧洲和希特勒军队交过手的王牌部队,新兵连结束后,约翰被分配作机枪手。虽然美军已有三十多年没打过仗,但他服役时正遇夏威夷闹独立,在中国支持下不断叫嚣要搞一边一国,于是美军几大军区停止了经商,开始了反夏威夷独立面对实战的大练兵活动,那两年约翰枪瘾没少过,子弹是没少打,后来美国把两艘核潜艇悄悄派出去以后,中国把第十七舰队给撤了,夏威夷战争威机解除,于是约翰在服役两年后也光荣退伍。回家里继承父业作生意。
       当几年兵,约翰对枪着了迷,华盛顿州的枪枝管理非常严,中国叫嚣着美国威胁论,所以美国总统为了防止激怒中国,让中国知道美国是一个爱好和平的国家,就把美国的枪枝都给禁了,约翰家里生意作得大,有时从海外作生意时,就进夹在工业垃圾中进一两枝弹簧气枪来偷偷摸摸过瘾,虽然不如机枪来劲,但是总算是不缺东西玩。
       由于以前当过机枪手,约翰的枪法真不是盖的。在玩家圈里也是小有名气,几年后,国外流行秃鹰和PCP,约翰听说后又手痒了,就让人从外国偷偷的带了一些零件自已组装了一个,但是这回约翰遇上了一个非常大的问题,他找不到好的瞄准镜了。以前他用的都是弹簧式的,手一扣扳机,咣,弹簧展开,活塞推动子弹飞出去。震动虽很大,但是他仍可以把子弹打得全集中在25米处一美分的硬币那么大的圆中。但是用了PCP后,他由于需要更高倍瞄的瞄,和更高精度的瞄时,他却发现始终无法校好他的枪了。
      于是约翰就在网上找了不少卖家,由于美国经济严重畸形,很多大资本家都去搞房地产了,美国本土的生产业大都半死不活,少量残存的也全部在山寨外国的产品,没有几家是认真的在搞生产,虽然约翰买了很多回光瞄,但全部是美国制造的垃圾货,就在他万分苦恼时,他的一个少年发小汤姆告诉他,我认识了一个瞄商,他的名字叫弗兰克。他那边的瞄真是不错,据说他进货很严格,虽然他卖的瞄也全是美国产的,但是至少质量还是合格的。
       在汤姆的帮助下,约翰马上加上弗兰克的MSN,约翰问了不少关于瞄在使用上的问题,弗兰克全部给他分析了出来,特别是弗兰克当年也是玩弹簧枪出身的,说出来的所有情况和约翰经历的是一模一样,两人相见恨晚,于是约翰马上找弗兰克订了一具高性价比的产品,因为弗兰克是吃过苦的人,他不喜欢让人买太过贵的东西,三天后,约翰兴奋的给弗兰克打电话,说收到顺丰快递的件了,马上PCP上试打。要是好用,就马上在网上发贴给好评,几个小时后,弗兰克收以了约翰的电话,约翰说你的瞄也不行啊。打了以后,和别人的一样。是不是被快递给摔坏了?
      于是弗兰克二话不说,马上再发了一个,但是三天后,约翰再次沮丧的告诉弗兰克,瞄还是不行,是不是这种瞄这个批次有问题呢?此时,约翰还是很相信弗兰克,并不是说弗兰克有多好,他是基于他相信他的好朋友汤姆不会盲目的给他推荐。
      这回,约翰定了一个最贵的瞄,据说是军用的。但是几天后,约翰仍然是用不了这个光瞄,他把打不准的弹着点乱飞的图片,从MSN上发给了弗兰克。弗兰克是个见过世面的人,美国的特种部队都在他这边买过瞄,他还给美国一些地区的武警狙击手作过技术报告,于是他从弹种,弹的外形,直径,重量,还有枪管类别,气压,射击姿态,全部分析了一遍。可惜后来约翰慢慢失去了耐心,说我不管你有什么理由,你有多么牛B,你的瞄就是不准,我就是用不了。你让我在我朋友面前丢尽了脸。本来我还想把你的瞄推荐给我们当地的参议员的,你让我脸丢大发了,我没见过你的面,我就花这么多钱在你这里,我问你,我用的是德国的弹,重量一致,也按你说的办法用卡尺量过。我甚至将PCP放在台钳上,用绳子拉着扳机一发发的试,弹着点全部集中在一点,可是我一但装上你的所谓先进的光瞄,一打,全部都散布的像个碗一样大。
       弗兰克问,你的PCP会不会。。。。。话还没说完,约翰就气得不打一处来,我这个是英国产的原品,德国的管子,你还要不要给我来个鉴定?我在部队是机枪手,重机枪我都打得出单发。要不要我把部队的机枪手荣誉证书给你看看,我们部队是老布什亲自题过词的。
       弗兰克没办法,但是也很奇怪。他很想找出办法,可是他却没有办法马上去说服约翰,弗兰克是个技术型的人,他不相信五六个瞄全部都有同样的问题。他让约翰等一等。他说他一定会找到答案的,但是此时约翰是等不及了。在弗兰克还在苦苦研究为什么好好的瞄都打不准时,约翰气得骂他你也就是嘴上的功夫,卖的也是和别人一样的垃圾。后来不久以后,约翰和别的瞄商接触以后才知道, 这个弗兰克在网上的名声也并不是像汤姆说的那样,也有一些和他一样遭遇的人,经历基本一样,就是:一遇到各种故障,就拿技术问题去搪塞,非常的官面堂皇。但就是不退钱。约翰一想,这不正是我的遭遇么?于是他很庆幸自已多问了几家,此时有人给他出了个点子,弗兰克也有弱点,他很爱面子,是个很理想化的人,你要是在网上发个贴把他的丑行写出来,他马上会还你钱。不会再用各种技术理由纠缠你,于是约翰发了个贴子,果然不久弗兰克服软,钱也被弗兰克乖乖的退回了,同时约翰也发现在贴子中有更多的受害者一起回贴。
       约翰家里并不缺钱,也是个公认好脾气的人,他只是受不了这个恶气不喜欢被人骗,虽然钱要回来了,但他的PCP的精度问题还没解决。有一天汤姆找到他,说上回我不小心找了个奸商弗兰克给你,我也是看网上别人说好的,你想要好的瞄准镜,就在中国买一个吧。中国是世界上仅次于德国的瞄准镜生产商,有一个牌子,叫:刘坡尔德 。是一个姓刘的人创办的公司,刘姓在中国是大姓,几千年前姓刘的还当过皇帝。刘氏公司虽然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办的,历史不如德国货长,但是是公认最好的,再说中国是公认的世界强国,我听说咱们华盛顿州的不少领导把自已的子女都送到中国去“留学”了。
        那感情好,不过我不懂中国话,汤姆说我也不懂,我小学都没毕业的,不过我有个同学,在中国留学,让他帮你在刘坡尔德公司买个吧。约翰说,我也是被奸商坑怕了, 你让你同学问一下,哪个瞄最贵最好。我一步到位买个算了,再不折腾。几天后,汤姆告诉约翰,刘坡尔德最高级别的瞄是可以定制的,只要你说型号,他们就按你要求作。约翰不禁说道,名牌厂商的确是有点底气啊,于是他就把他的要求如倍率长度,归零点要求及镜片要求,分划全说出来写了个电子邮件,发到了中国的刘坡尔德公司。几个月后,精工制作的名牌定制品寄到了美国。
       约翰兴奋的把瞄装到了他心爱的PCP上,这回他准备充份,还从加拿大买了测速仪。并邀请他的几个朋友一起来试枪。
       但是让人心焦的一幕再次上演,这个定制的刘坡尔德再次在约翰的PCP上水土不服。约翰真的是头大了,于是他让他朋友拿着各自的PCP换上他的定制版瞄准镜,由他本人亲自试验。果然,这个定制版装在任何一个PCP上都打不准。当然了, 这里没有一个人怀疑约翰的射击水平,因为有一个人曾经亲眼在靶场上见过约翰用机关枪打单发的成绩。比别人用半自动打的成绩还好。
       难道中国的刘坡尔德也有次品么?约翰看着这个昂贵的瞄,不禁沉思起来。
       约翰的朋友们,枪上都有自已的瞄准镜,有一个手贱的家伙,把定制的刘坡尔德装在了自已的枪上,结果这时奇怪的事发生了:这个瞄准镜好像恢复了活力,打得特别准。
       约翰一看,马上傻眼,难道说这个瞄准镜还有磨合期。他马上把瞄重新装回自已的PCP上,亲自射击。此时,瞄准镜再次发病。仍然打不准。弹着点乱得很。
       约翰彻底抓狂。
       汤姆经历了这些事,他虽然对国内的产品有所怀疑,但是他对于中国的名牌货刘坡尔德还是比较信任的,他对约翰说,我可以试一下你的枪么?
约翰说当然可以。于是汤姆就操枪打了起来,这一打不要紧,接下来的事让人兴奋不已,虽然瞄还没有完全校好,但是汤姆瞄准靶心后,十几发弹着点全部准确的落到了靶心附近,散布仅有一个黄豆那么大。此时其他的朋友们也想试试,在汤姆调好瞄准镜后,每个人都准确的将子弹送入了靶心中。大家交口称赞这是个好瞄。
       约翰看到这个架势,说你们走开,俺的枪还是俺自已来打,此时怪事再次发生,只要枪一到了约翰手上,弹着点又开始乱散,和半个乒乓球拍差不多大。
       约翰气愤的把枪扔到一边。让汤姆帮他看一下到底哪里出了问题。不会这么一会儿就坏了吧。
       汤姆接过枪,随意打了几发,咦这是好的耶。此时其他的人再过来打,弹着点还是正常。
       就这样,半个下午快过去了,终于有个细心的朋友发现了一个细节。只要是约翰射击时,测速仪上的数值要略低点,其他人射击时,测速仪上显示数值显示每个人都要比约翰的要略高点。
       难道俺还有特异功能?约翰不禁笑了。汤姆认真的看了半天,汤姆是个老兵,从打越战再到两回波斯湾战争。他见的枪可多了。他修理过无数的枪。他认真的拆开了约翰的枪。虽然只是气枪,他终于发现了问题。原来,症结出在约翰的射击动作。约翰是个机枪手,长期的训练让他形成了快速扣,快速释放的动作,手指一碰扳机后就松开了。而一般的人,射击时则是扣扳机时一扣到底。这样的话,出气量和出气时间会存在有微弱的差别。约翰由于是快速扣快速放,出气量必定会少一点。所以气压略低。再加上约翰每回松的时间差会有点差别,所以出气量每次都不同,弹着点显示每一发都差别极大。而其他的人由于是一扣到底,所以每回的出气量基本一致,差别极小。所以弹的受力和气压一致时,弹着点也一致。
       事实面前,约翰刚开始不服,他后来试了一下别人的枪,结果发现别人的枪在他手中也全部成了不准确的。此时他才叹息,原来我要学的东西可真多啊。一直在以为王牌部队学到的东西就够了。
       一转眼几年过去了,有一天汤姆在网上遇到了弗兰克。他问弗兰克最近怎么样,弗兰克说,现在他还在卖瞄准镜,不但在美国卖,还把瞄准镜返销到了瞄准镜生产大国中国,说起约翰的事,汤姆很不好意思,说当时我那个朋友急性子了点。弗兰克在MSN上发了个笑的表情,说哪有哪么严重啊,我和约翰早就成了好朋友了,虽然说我们以前较过劲,甚至他还误会过我,但是当他发现最后问题所在时,他给我道了歉,还介绍了不少客户过来。汤姆说那就好。我以为你们关系搞僵了呢。弗兰克说,没你想像那么复杂,人都是有思想的嘛。想不通的毕竟是少数。大家都在进步。要是误会一个就计一下仇,那咱们美国早就不是世界强国了。
文章分类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09-2012 深圳市ag9亚洲国际光电科技有限公司  粤ICP备08030081号-1 QQ:112391623 269494044 电话:13510341547
友情链接:制氮机 制氮机 制氮机 制氮机维修